市場與項目部:86-029-68590703
人力資源部:86-029-68590682

地 址

陜西省西安市高新區丈八五路

關注公眾號

市場與項目部:CASPE_market@126.com
人力資源部:zkgdhr@126.com

傳 真

86-029-68590516

Copyright(C)2013-2018 西安中科光電精密工程有限公司   陜ICP備16014204號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西安   后臺管理

掃描移動站點

NEWS CENTER >>

新聞動態 >>

>
>
>
認識論和方法論是突破人工智能基礎理論的關鍵
公司新聞
行業資訊

認識論和方法論是突破人工智能基礎理論的關鍵

作者:
李澤健
來源:
學術苑
發布時間:
2021/06/10
瀏覽量
【摘要】:
認識論和方法論是突破人工智能基礎理論的關鍵

一、解決基礎理論落后最簡捷的辦法

 

 

 

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謝宇對中國科學超越美國持懷疑態度,認為我們中國目前缺少創新文化,中國人普遍缺少質疑精神。他說的原因是客觀的,但是結論卻不一定成立。這是因為,從一個角度來看,我們中國的確缺乏創新文化,而這種文化的培養遠遠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對目前的中國來說遠水解不了近渴,幾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如果我們的視野足夠的寬廣,我們就會發現,我們也許不必去刻意培養創新文化,也不需要刻意培養人們的質疑精神,我們完全可以采用另外的一種手段就能夠達到同樣的目的。就像二戰的時候,德軍不正面進攻馬奇諾防線而是從側面迂回一樣,固若金湯的馬其諾防線立馬成了一個擺設!

 

 

沒有創新的文化和土壤并不是中國科學無法逾越的天塹,我們完全可以通過一種新的哲學思想來解決這個問題,在這種新哲學思想中,真假對錯不是檢驗理論的標準,我們是根據需要和目標來檢驗理論的,能滿足需要的和能夠實現目標的理論我們就用,不能實現的就換,或者再重新創建新的理論,因此創新并不需要討論理論的真假對錯的問題,不需要質疑。新的哲學體系將完全按照人們的創新思維方式組織知識,因此創新也將不再是個體的天賦,而是大家都能學會的一種技術!而學習正是我們中國人的強項!

 

二、哲學已經到了突破的臨界點

 

幾千年來,哲學一直都是在討論一些似是而非的與科學技術幾乎毫無關系的問題,這種情況將很快結束!傳統哲學之所以如此令人失望,是因為哲學本身對問題就認識不清,所以也就說不清楚!而現在,這些問題都將不再存在,哲學很快就會突破這個瓶頸,原來的那些問題不僅能夠認識清楚而且也能夠說得清楚。哲學現在討論的問題就是將來人工智能所要解決的問題,哲學現在討論的問題就是將來科學技術所要面對的問題!

 

 

 

 

 

 

三、哲學與人工智能技術將是一個整體

 

在新的哲學體系中,哲學與人工智能技術將是一個整體。實際上,不管是哲學、神學、科學還是人工智能技術,或者是別的什么學科,歸根結底都是人們認識的產物,都是人們用眼、耳、鼻、舌等感覺器官和大腦思維加工而形成的一種認識結果,而且它們最終也還都是通過語言來表達的!這也就是說,人類所有的認識其產生過程和表達形式都是相同的,人類的認識通過產生方式和表達形式的統一而統一在一起,它們是一個整體,新的哲學體系也將會把它們統一在一起!

 

四、新的世界觀將改變人們認識世界的方式和解決問題的辦法

 

很大程度上,我們現有的科學體系都是建立在唯物主義反映論的基礎上的,反映論有很大的局限性,單一的認識論讓我們認識世界的過程變得困難重重,也導致了我們解決問題的方法復雜而效率低下。新的哲學將消除唯物主義和唯心主義各種派別之間的斗爭,將會填平它們之間的鴻溝,它將為人工智能提供一種更為科學的認識論和方法論——生成論和整體論。生成論將不再只是把人類的認識看作是一種反映,它同時還會把人類的認識看成是一種生成”——亦即人類的認識是通過眼、耳、鼻、舌等感覺器官和大腦加工生成的,它將涵蓋反映論,它將讓我們對這個世界的認識變得更為簡單。在生成論基礎上形成的方法論——整體論,將為我們提供解決人工智能問題的整體方案,讓我們解決人工智能問題的方法變得更為簡單而有效!

 

 

 

 

 

如果說我們原來對世界的認識是盲人摸象,那么在新的世界觀中,我們對世界的認識將是目標導向的,我們的認識將是清晰的,什么是大象什么不是大象都是我們自己規定的,大象是我們用各種感覺和思維設計出來的,我們將會按照自己的需要設計大象!

 

五、人工智能最根本的問題是認識論而不是腦科學

 

很多人把人工智能的最終解決方案寄托在腦科學的突破上,這其實是一葉障目不見泰山!我們必須要清楚:大腦是人類智能的器官”——這本身就是人們的一種認識結論,是人們認識的產物!腦科學所有的結果也都是人類認識的產物,它根本不可能最終解釋清楚人類的認識——兒子是生不出媽的!腦科學再發達也搞不清哲學問題為什么幾千年都說不清!要想從根本上解決人工智能的問題,我們最終還必須要解決認識論問題,搞清楚人是怎樣認識世界的,搞清楚人是怎樣得出大腦是人類智能的器官這一結論的!

 

六、解決人工智能最根本的辦法是認識過程分析而不是研究大腦運行機制

 

要想最終搞清人是怎樣認識的世界的,最根本的辦法是分析人的認識過程,而不是研究大腦的運行機制,對大腦的運行機制研究得再透徹也解決不了根本的問題,不管怎樣研究,到了最后我們還是無法直接在大腦中觀察到任何一個文字!最后還得分析人們的認識過程!

 

 

 

 

 

七、西方分析哲學陷入了語言陷阱

 

有人可能會說西方分析哲學就是分析人的認識過程的,但事實證明此路不通!在這里我可以肯定地說,不是此路不通,而是西方哲學沒有擺脫傳統思維的窠臼,他們再一次陷入了語言陷阱,歧路亡羊!

 

八、新的哲學能夠解決人工智能中最基本的問題

 

只要我們能夠分析清楚人的認識過程,我們就能夠知道人是如何認識了各種事物的,我們就能夠知道事物是什么!換句話說,就是我們對各種事物都會有一個清晰的認識,我們將能夠說清楚現在人工智能中所有的那些說不清的基本概念,我們將能夠說清楚什么是智能、什么是概念、什么是信息、什么是語言以及自然語言理解究竟是怎么回事等等!從此以后人工智能中將不存在說不清的概念!

 

九、能夠覆蓋人工智能所有的領域

 

認識過程分析將能夠幫助我們搞清楚人是如何認識事物的,同時也能幫助我們搞清楚人是如何解決問題的,它將幫助我們搞清楚人類從感覺產生到問題解決這一完整的智能過程,覆蓋人工智能的所有領域!

 

 

十、能夠生成解決人工智能技術問題的所有方案

 

估計這個世界上沒有幾個人相信我們能夠提供解決問題的所有方案,其實這個方案早就已經存在了!想一想計算機的01二進制,如果我們不改變計算機的這種最基本的原理,那么我們人類的所有智能都將用這二進制來表示,這也就意味著,我們人類所有的智能都將體現在01的排列組合之中,我們所有的解決方案也都存在于01的排列組合當中!這也就是說,二進制已經為我們提供了表示整個世界的解決方案,它的排列組合方式也能夠生成我們解決問題的所有方案!

 

人類能夠發明出表示整個世界的二進制,也一定能夠發明出次一級的解決所有人工智能問題的通用方法!

 

十一、能夠讓人工智能的技術變得更為簡單

 

我們目前之所以在人工智能技術領域進展緩慢,達不到理想的效果,一方面是因為我們對智能的認識出了問題,是因為我們不了解人的智能過程,另一方面是我們原來的哲學思想出了問題,反映論對這個世界的認識是反的!只要我們解決了這兩個問題,我們就能夠找到一種解決問題的最簡單的方法,屆時人工智能的解決方案將不再會像現在這樣復雜!

 

十二、能夠對人工智能進行整體設計

 

新的哲學與人工智能技術是融為一體的,新的認識論和方法論與人工智能技術之間將不存在技術轉化的瓶頸問題,它們就是一個整體,哲學的思想是為了解決技術問題而產生的,而技術則就是哲學思想的一種具體實現方案!這也就意味著,將來只要是哲學思想落后也即是技術的落后!

 

在新的哲學世界觀指導下,人工智能技術將不再是盲人摸象,而是基于需要和目標的一種設計,人們將會按照自己的需要和目標對人工智能進行整體設計,將有可能開發出通用人工智能芯片和通用智能操作系統!

 

十三、能夠讓計算機具有發明創造能力

 

新的哲學不僅可以讓計算機具有認識事物的能力,讓計算機能夠理解自然語言,而且還將會讓計算機具有發明創造能力,人們有可能在此基礎上開發出能夠自己進行發明創造的人工智能系統而不是目前的輔助創新系統!

 

 

 

 

存在的問題

1、就我對上個世紀西方哲學進展的了解,以及現在得到的一些零碎的相關信息,他們將會很快突破哲學的瓶頸,也許就是最近這兩三年!上個世紀他們之所以沒有發展出人工智能的相關哲學認識論和方法論是因為他們沒有認出球門,沒有認出哲學的突破口,球踢到球門口又給踢回中場了!

 

2、將來所謂的強人工智能必然是基于一種哲學思想的整體設計。哲學思想的產生亦即意味著科學思想的產生亦即技術方法的產生,甚至可以這樣說,新的科學技術就是新的哲學思想整體設計下的產物。只要他們認準了球門,突破就是分分秒秒的事情!就他們的哲學整體水平和人工智能技術水平,兩者結合幾乎毫無障礙!如果我們還不重視相關的哲學研究,我相信他們很快就會把我們甩到太平洋去!

 

3、 反觀我們國內哲學方面的相關研究,如果說西方高水平的研究是集團軍的話,我們連游擊隊都算不上,我們至多也就是零星的幾個散兵游勇。我們對人工智能的哲學研究絕大多數都還在霧里看花、隔靴搔癢,與技術之間的距離還差十萬八千里!

 

 

高中超帅男生自慰网址,台湾男同视频free radio,午夜福利精品视频免费看,女人与拘猛交 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